当归的功效与作用,闺宁,bmi计算器


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欣曦

1

秦归远在整个A市医学界都是个神奇的存在。

且不说他医术精湛,年纪轻轻就做到了科室主任,每年在他手下医好的病人数以千计,就凭他英俊的脸庞,性感的薄唇,深邃的眼睛,就足以让千万少女为之倾倒。

但他最广为流传的,却是他的独断专行。

医生向病人提供多个治疗方案以供选择是非常常见的事情,可他却不,他的治疗方案永远只有一个,没有给候鸟轰趴馆病人半点选择和犹豫的余地。你若是同意他的治疗方案,那他必定尽心尽力为你医治;你若不同意,那你只有被扫地出门的份。

曾经有一个病人病入膏肓,其他医生都束手无策,没办法只能送到秦归远这里。他二话不说,马上安排手术,但病人不愿意,只希望保守治疗。知道病人的意愿后,他果断地拒绝接收这个病人,任病人苦苦哀求也无济于事。

所有人都记得那一幕,病人挣扎着跪在地上,抓住他的手腕,眼里满是痛苦和哀求。他却一根一根地掰开了病人的手指,冷冷地说: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偏来求。你既然不手术,死是早晚的事情,我如果接受了你,就是我名下多死了一个病人。记住,别用你的错误来惩罚我,我没必要为你担责任。”

虽然病人最后还是接受了手术,但这件事过后,秦归远冷酷无情的名声算是传开了。人人都说他为了追求治愈率,丝毫不顾病人的意愿,说到底不过是怕给病人担责任罢了。秦归远自然也能听到这些风言风语,但半点都不予理会,依然我行我素。

但他的冷酷无情并不能影响科室女孩们对他的春心萌动,林青就是其中之一。在林青眼中,秦归远年轻有为,能力出众,英俊帅气,简直是所有美好的代名词。林青从第一天进入科室就发下宏誓大愿,一定要把秦归远追到手!针眼警官

至于秦归远的冷酷无情和独断专行嘛,林青认为,这是因为秦归远见过太多的生老病死,心早已被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茧,抵挡住了他对外界喜怒哀乐的感知。虽然林青知道,这样的冷酷无情是医生生存的最好法则,但在看到秦归远芒部山村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时,她总是忍不住地想,要是这张脸上的表情能多几分生动,那该有多好啊。所以除了把秦归远追到手,林青还有第二个目标,那就是重新教会秦归远如何去爱。

是的,如何去爱。因为只有爱病人,才会被病人牵扯到自己的喜怒哀乐,才会切身感受到病人的痛苦与伤悲,设身处地十年戒马心孤单地为他们着想,林青从从医起的第一天就认为,要成为一个好医生,必须做到以上几点。所以虽然秦归远医术精湛,林青也很喜欢秦归远,但在林青心中,秦归远始终不是一个好医生。

不过林青相信,大多数学医的人都有医者仁心,秦归远也不例外,而她要做的,就是让秦归远看清自己的心。但要教会一个人如何去爱,首先要让他知道自己是被爱着的,所以林青第一目标,还是追上秦归远。

2

林青一直在追求秦归远的这条漫漫长路上行走。

秦归远在感情上也不负他冷酷无情的名声,无论林青做什么,他都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。

林青送他领带,他却说每天都穿白大褂,要领带干什么?就把领带原封不动地退还给她

林青送他鲜花,他又说鲜花是送给女人的,直接就把鲜花扔进了垃圾桶。

林青在医院宿舍楼下用蜡烛摆了一个大大的心形向他表白,他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脸色铁青地走下楼,一脚碾灭了一个蜡烛,对林青低吼:“你记住,我不喜欢主动的女人,你最好别再做这些幼稚的事情,不然我就把你调到别的科室去!”

林青表示很无辜,她明明竭尽全力去讨好秦归远,但为什么总是适得其反呢?有一次在和同事吃饭时,她不禁问出了这个疑惑。

同事笑着说:“咱们主任是谁呀,那是霸道总裁范啊。霸道总裁爱什么?必然是小娇妻啊。你看你,短衬衫帆布鞋齐耳小短发,女汉子一个,每次送礼物还总送些鲜花蜡烛,一点都不能激起男人的自豪感和保护欲,怎么可能成功?”

林青苦着脸,鼓着腮帮子像只垂头丧气的小仓鼠:“那可怎么办啊?”

“你呀,别太主动,矜持的女人才贵。爱要等男人来说,女人只要被爱就好。”

林青霎时间茅塞顿开,大彻大悟。

她停止了自己的一切小心思,只一心扑在工作上,也不再主动去找秦归远,偶尔在工作中碰到他还故意低下头做羞涩状。

就这样不冷不热地持续了几个月,直到她在孤儿院碰到了秦归远。

3

秦归远在孤儿院看到林青的时候以为自己认错了人。

那个做事风风火火,大大咧咧的姑娘,正坐在一群小朋友当中,温声细语地给他们讲故事。

他不禁上前几步,想要看个究竟,却不小心听清了故事的内容,顿时就确定了这就是他认识的林青。

“从前有一只大尾巴狼,它走呀走呀……”

果然讲不出什么有内涵的故事,秦归远心想。

这时林青也看见了他,错愕地停了下来。

小朋友们也顺着她的目光往后看,顿时就炸开了锅,争先恐后地朝秦归远跑去:“远哥哥,远哥哥!”

秦归远一把抱起跑在最前面的小女孩,将她高高举起:“有没有想我呀?”

小女孩咯咯地笑着:“有!”

“真乖。”秦归远在小女孩的头上落下一吻,又把目光投在林青身上,笑着问她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远哥哥,这就是我们说的小青姐姐。”小女孩抢着说。

“你就是小青?”秦归远显得十分诧异。

“你知道我?”林青有些惊喜。

“嗯,总是听他们说小青姐姐跟他们讲故事,做游戏,没想到是你。你是这里的义工吗?”

“是啊,我从大学开始就在这里做义工,你也是吗?”林青更惊喜了:“不过我怎么没有遇见你?”

“我……”秦归远有些含糊其辞:“我算不上是义工吧,只是陪他们玩玩。可能我们来的时间不一样,就错过了。”

“啊,要是早点遇见就好了,白白错过了那么久。”林青很是惋惜。

秦归远翻了个白眼,不顾林青的煽情,抱着小女孩走了。

“诶,等等我!”

他们整个下午都陪着小孩子,给他们分发带来的糖果,教他们写字画画。林青惊讶地发现,秦归远竟然对孩子那么有耐心,孩子们对他也异常亲近,这是秦归远从未展现出来的一面。林青不禁有些疑惑,都说秦归远冷漠,不食人间烟火,可高高在上的人会如此爱孩子吗?

黄昏的时候,秦归远准备招呼林青回家,转头却看到林青弯着腰站在秋千架旁,轻轻推着坐在秋千架上的两个小女孩。黄昏落日融金,璀璨的金光照在林青身上,在地上拉出陈子豪揭穿魄狙长长的黑影,小孩子的笑声远远传来,仿佛这就是岁月静好的模样。

秦归远看得有些呆了,他从未像此刻这样觉得林青如此美丽。不过也只是片刻的错神,他马上就恢复了平时冷漠的模样:“林青,走了。”

走去停车场的路上,昏黄的街灯暖暖地照亮前行的路。林青问秦归远:“你很喜欢孩子吗?”

秦归远点点头。

“都说喜欢孩子的人大都心软,你难道当真就是个意外吗?”

秦归远面无表情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林青鼓起勇气问他:“你为什么对病人那么冷酷呢?只给他唯一的选择,并且只能服从你给他的选择。”

“因为我给他的就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林青没有想到得双将长牌到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答案,还想说什么时,却被秦归远打断了:“林丑媳当家青,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,我怎样对待病人是我的工作方式,轮不到你来置喙。”

“我知道,对不起。”林青怅然道:“我只是听到别人在说你冷漠时很难过而已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就是听不得别人说你不好。你知道吗,秦归远,我真的很喜欢你,喜欢到不相信你会是一个冷漠的人,总觉得你是有苦衷的。我知道我很自作多情,但就是千秋门忍不住。”她停顿了一下:“秦归远,我追求你追求了这么久,是不是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?你是不是很讨厌我?”

秦归远听了,沉默了很久,就在林青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,他突然神色不明地看着她,轻声说:“我只说过我不喜欢主动的女人。”说完加快了脚步,甩掉林青走了。

林青也没有追上去,只是久久地回味着这句话。只是不喜欢主动的女人,并不是不喜欢她,这是不是说明,她还有机会?

4

秦归远的话,让林青想起了同事的话。如果霸道总裁注定要配小娇妻的话,林青不介意自己是改变的那一个。

秦归远的科室最近安排了一次义诊,地点是这个大城市的山区,林青和秦归远都在义诊的医生名单中。或许是上天有眼,想要成全林青,在分两人一个小组去山区不同地方时,林青和秦归远分到了一组。

在前往山区的路途中,秦归远像往常一样保持着高冷,并不怎么说话,但林青却隐约看见他的眉头似是忧伤地蹙起。

因为这次宣传得很足,所以前来看病的村民很多,他们一到达就诊的地方,就马上开展了工作。虽然在同一科室,但林青都没有真正看过秦归远在工作时候的状态,以为他一定是一丝不苟,冷言冷语的,却不想他对病人关怀备至,嘘寒问暖,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叮嘱着服药时间和用量。林青又想起他曾经那样冷酷地掰开病人的手的情景,两个人,哪个才是真正的他?

这时有一个阿婆走到林青面前,颤颤巍巍地说:“医生,你看看我的脚。”

阿婆想要弯腰去脱鞋,却艰难地躬不下身。林青抢先一步,小心翼翼地帮阿婆脱下鞋子和袜子,把阿婆的脚抬高到面前。

那是一双水肿并溃烂不堪的脚,颜色发紫发黑,散发着难闻的腐臭味,排在阿婆身后的人都连忙侧开了身子,捂住了鼻子,林青却眉头也不皱地仔细看着阿婆的脚,用棉签擦去脚上流出的脓水,以方便更清楚地看见脚的情况。处理好一切后,她亲自给阿婆穿上袜子和鞋子,开了药,又拜托了村民把阿婆扶回家,这才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,这时她看见秦归远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。

“怎么了?”

秦归远笑了:“没什么,觉得你刚才的样子特别美。”

林青觉得脸腾地一下烧了起来,知道他在表扬自己,支支吾吾地说:“没什么,应该的。”

秦归远的笑更深了:“就是因为你认为是应该的,所以才更美。”

义诊结束时已经是傍晚了,火红的晚霞铺了满天。林青叹息着说:“这就要回去了,不能好好欣赏一下这里的景色,真可惜。”

秦归远从身后拎出了一袋啤酒:“哥带你去看星星,去不去?”

“去!”

跟着秦归远走了大半个小时,又努力地向坡上攀登时,林青终于忍不住问他:“你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吧?怎么知道哪里看得到星星?不会是哄我的吧?”

“哄你干什么?再说,谁说我是第一次来这里的?”

“诶,难道你以前来过这里吗?”林青秒变好奇宝宝。

“闭嘴,快点爬。”

“哦。”

等他们爬到山坡上的时候,晚霞刚刚退场,星星占据了整个夜空,如同钻石般璀璨耀眼。

“哇,真美啊!”林青仰着头,张着嘴:“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星星。”

“那这次就看个够吧。”秦归远对星空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,找了块地方坐下,拉开一罐啤酒就往嘴里倒。

林青惊讶完了,转头看见秦归远有些消沉的模样,乖乖走到他身边坐下:“你不开心吗?”

“没有,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。”秦归魔装少女远又灌了一口啤酒。

见秦归远只是闷头喝酒,林青突然豪气大盛:“不就是喝酒嘛,来,我陪你喝!”

等把袋子里的啤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,林青已经略微醉了,这时候,她听见秦归远说:“其实这里是我的家乡。”

她猛地一激灵,酒也清醒了不少:“什么?”

秦归远转过头来看着她笑:“这里是我的家乡,我爸妈都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。我小时候经常爬上这片山坡,这里能看见众鸟高飞的暖色黄昏和璀璨的星空。”

“那你们现在搬到城市里住了,是吗?”

“不,我父母早就去世了。我是个孤儿,很早就离开了山区,去到城市的孤儿院里,就是上次我们相遇的那个孤儿院,那就是我的家。”

林青惊讶地张大了嘴巴,却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,这时候秦归远接着说道:“所以我很感激你。”

“感激我?感激我什么?”

“我感激你,对我的家人这么好。”秦归远的眼睛仿佛倒映了星光,在黑暗中闪闪发亮:“孤儿院里的那些孤儿,这里的阿婆,都是我的亲人,都与我血脉相连,你这么多年一直在孤儿院里做义工,阿婆腐烂的脚你一点都没有嫌弃,我替他们谢谢你对他们那么好。”

林青只是庆幸现在是夜晚,秦归远看不到她脸上飘上的红霞。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秦归远,温声细语地对她娓娓道来,和平日里高冷的模样判若两人。她不知道秦归远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,只是隐隐觉得秦归远后面还有话要说。

果然,“林青你知道吗?我其实从第一次见你就挺喜欢你的,那天你穿着白大褂和帆布鞋,清清爽爽的样子。可我还没来得及表达我对你的好感,你就开始倒追我了。你可能不能理解,但我真的不喜欢主动的女生,总觉得爱要先由男生说出口,你那样大张旗鼓地追我,我反而觉得不能接受。

“但在孤儿院看到你的那天,我突然就改变主意了。那天黄昏,你推着秋千,在我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我突然就想告诉你,我有多喜欢你,只是一直没找到适合的机会,我不想太仓促地和你告白,因为我希望你每次想起这次表白,都是浪漫而温馨的。”

秦归远站起来,低头俯视着林青:“我突然觉得,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。”

他弯下腰抓起林青的手把她扶起来,直视着她的眼睛:“林青,你不是总说要教会我如何去爱吗?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”

林青女生写真想自己一定是醉得很厉害,竟然会听到秦归远向她告白。但秦归远抓住她手腕的热度,头顶璀璨的天空都不是假象,她二十几年的人生终于迎来了春天花开的幸福。

“我当然愿意。”林小姐如是说。

5

可第二天起床的林小姐就迷茫了。她宿醉的脑袋里隐隐约约记得秦归远向她表白了,可心里又不敢相信,怕他只是酒后乱言。但当她看到她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束怒放的红玫瑰时,顿时就心安了起来。

像秦归远那样感情不外露的性子,能这样公开地送一大束花给她,说明他真的是爱她的。

不过恋爱归恋爱,工作还得继续。回到了城市的林青和秦归远又开始了忙碌的生活。

事业上小有成就,爱情美满幸仲景艾宝福,林青觉得,最好的日子也莫过于此了。她整天哼着歌,忙碌地穿梭在各个楼层之中,偶尔悄悄地跟秦归远见个面,就像只快乐的小燕子,跟她同个办公室的人都说,看见她就好像闻到了春天的气息。

可是林青没有想到,乐极生悲这个词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这天科室来了个出了车祸的女孩。女孩的左脚已经被货车碾压得血肉模糊,破碎的骨头和肉搅在一起,血腥味令人作呕。这种情况急需截肢,否则如果引起感染是会危及生命的。可这本来是无可置疑的治疗方案却遭到了家属的反对,因为这个女孩是一个芭蕾舞者,截断她一条腿等于毁了她整个人生。

女孩的生命危在旦夕,家属在手术室外哭天抢地,林青只觉得头都要炸了,拿着手术同意书急匆匆地跑到家属面前,稳了稳情绪,尽量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知道,别说是一个托尼尼克尔森芭蕾舞者,就是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,一条腿都是极为重要的,可跟生命比起来,孰轻孰重不用我说了吧。她现在正在大量失血,你们还是早做决断吧。”

家属泪眼朦胧地看着她:“就不能不截肢吗?”

“不行。”林青的态度强硬了起来:“如果不截肢引发感染危及生命,你们家属要负全责,到时候可别怪医生四川拓普测控科技有限公司不救你女儿!”

家属被林青的强硬态度吓到了,内心发生了动摇,最终还是颤颤安瑟十三巍巍地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。

女孩的手术到底还是顺利完成了,可林青知道,事情还没解决。女孩肯定不能接受这个结果,等她醒来,大闹一通是在所难免的,她已经做好了劝说的准港联捷场站备,却不想她一进病房,家属就指着她大喊:“我们本来是不同意的,是她非要我们签字的!”

接着只见女孩撑起身子,抄起床头的水果刀就向她扔来。她只觉得眼前一晃,连忙侧过脸去,却还是被水果刀蹭到了右脸,顿时觉得火辣辣的,感觉有液体往下流,伸手一摸,已是见了血。

她不可置信地望着女孩,只见女孩的双眼满是刻骨铭心的憎恨。她歇斯底里地喊着:“你这个魔鬼!你把腿还给我!还给我!”

这时林青被带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是秦归远。他用一块纱布捂住了林青的脸,将她带出病房。

在办公室里,秦归远仔细的检查着林青的伤口,幸好隔得距离远,刀只割破了表皮,并没有什么大碍。

秦归远哄着林青道:“不会留疤的,养几天就好了。”

林青却呆呆地不说话。

秦归远蹲下身子,握住林青交叠的双手,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温柔:“别在意,你也不是第一天当医生了,渐渐地会习惯的。”

“你也是这样过来的吗?”林青问。

“是的。”秦归远微笑起来,仿佛他们谈论的并不是什么沉重的话题:“你选择当医生,就已经选择了这条路。”

“可我明明做了正确的决定啊!”

“谁说正确的就一定会被人理解呢?”

林青被这句话堵住了。是啊,谁说正确的就一定会被理解呢?谁说你一腔赤诚就一定会换来好的结果呢?

过了许久,林青才闷闷地说:“我现在终于明白你有多艰难了。你给病人制定唯一的方案,也就是最好最正确的方案,可病人却不一定能理解。你表面上不顾病人的感受,实际上却只是为了他们好而已。这么多年,你一定过得很艰难吧?”

“是的,我强西丰万佛寺硬,给定唯一的治疗方案,因为我认为,这就是最好的方案。可这样的后果是,我必须不断地苛求自己,确保自己的每个选择都是最正确的。有时候我真的很累,心想何必呢,我何必背负起这么重的责任,把选择的权利还给家属不就可以了吗?

“可每当我这么想时,我又不断地害怕,害怕他们做出错误的决定。”秦归远顺着林青的头发,慢慢地说:“我是一个医生,我必须对我的每个病人负责。不管他们怨恨我也好,诅咒我也好,我都依然爱他们,希望他们过得更好。”

我爱他们,希望他们过得更好。只是这样朴素的愿望,支撑着他跨过一个又一个的坎。这样一个善良的人怎么会冷酷无情呢?这样的付出当归的功效与作用,闺宁,bmi计算器怎么会没有回报呢?

当林青这么问的时候,秦归远坦然地说:“能看见他们活得更好,本身就是一种回报。”

在听到秦归远的答案时,林青无声地落下泪来,原来有一种爱,可以哪怕不被理解,却依然永恒。

6

看林青的情绪实在低落,秦归远给她请了半天假,带她回了自己家,说是要给她看样东西。

这是林青第一次到秦归远的家来,门刚一打开,她就看见一团硕大的毛茸茸的白色的东西窜了过来,扑到秦归远身上,把他扑了个踉跄。秦归远宠溺地摸了摸扑过来的萨摩耶,回头对林青说:“你不怕狗吧?”却看见林青两眼放光,上前两步,从他怀里夺走萨摩耶,把脸颊陷彭兰江在萨摩耶的长毛里使劲磨蹭,声音都兴奋得变了调子:“啊,好可爱的狗!”

秦归远:“……”他是怎么想到这种女汉子会怕狗的?

秦归远任由林青和萨摩耶玩了很久。有了狗狗的陪伴,林青的情绪明显好多了,开始兴致勃勃地问他:“狗狗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肥仔。”

“!?”林青憋了很久,终于憋出一句:“怎么起了个这么通俗的名字?”

秦归远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从小就想养一只肥狗,圆圆特鲁姆普变态杆法的手感好,所以就叫它肥仔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青默了,过了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问他:“你要给我看什么?”

“跟我来。”

林青踏入秦归远书房的那一刻是惊呆的,书房的整面墙挂满了锦旗,红艳艳的几乎能把人的眼睛刺痛。

“这是?”林青把锦旗一面面看过去,泪水渐渐蒙上眼眶。原来这些锦旗都是病人送来感谢秦归远的。

“你不是说我付出没有回报吗?现在你看,这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。每一个送我锦旗的病人,都曾经被我‘冷酷’地对待过,都曾经不了解我的用心,但最后他们都发现我是对的,是真心对他们好的,所以他们感激我,回报我。我把这些锦旗从医院带回来,一是不想显摆我的付出,二是想时刻提醒自己,人总是知恩图报的,哪怕有一时的误解,也总有拨开云雾见清明的时候。

“这就是我一直努力下去的动力。”秦归远从背后环住林青,在她耳边轻轻说:“真正的冷酷固然是最好的生存法则,但善意的冷酷才是让我们真正心安的法宝。即使不被理解,我们也应该做出最正确的决定。你说是不是,肥仔?”

“汪!”门口的萨摩耶大叫一声。

林青破涕为笑。

我一直想教会你如何去爱,却不想你早已爱得如此深沉。Sylinzi原来你一个人行走在这条路上是那么的孤独,但从今以后,你不再是一个人,我会陪你,一直走下去。

“那你这样苦不苦呢?秦医生?”

“不苦,我甘之如饴。”(作品名:《你爱得如此深沉》,作者:欣曦 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。